行业动态

规模化猪场保育猪群病原微生物 混合感染模式统计分析

发稿时间:2018-05-02 浏览次数:

  随着科学养猪的发展,我国养猪业规模化、集约化和商品化程度不断提高,养殖密度也越来越大,猪场内的大环境控制越来越力不从心,特别是免疫抑制性疾病,如圆环病毒和猪繁殖与呼吸障碍综合征等病毒在猪群中的早期感染普遍存在,极大的破坏了猪群的免疫系统,从而更容易协同感染链球菌、副猪嗜血杆菌等常见病原菌的多病原混合感染,给规模化猪场健康安全生产带来重要威胁。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疫病诊断中心通过对2011年全国不同地区规模化猪场,送检7972份保育猪病料进行病原学检测分析,探讨规模化猪场病原流行感染谱,期望对猪场实际生产提供一定的参考依据。

1 保育阶段呼吸道综合征及多系统衰竭综合征


1.1 呼吸道综合征(PRDC)临床表现特点

  猪呼吸道综合征(PRDC)是一种由病原微生物和饲养环境及管理等多方面引起的呼吸道疾病的总称,现在广泛存在于大小养猪场,近年来更成为世界各国养猪业生产中最棘手的问题之一。临床症状以腹式呼吸、喘气、咳嗽、关节肿胀和四肢以及耳朵发紫比较多见,有的出现腹泻。呼吸道综合征的发病原因复杂,通过实验室检测分析,其病因往往是由多种病原微生物混合感染引起的,最常见的病毒性疾病主要有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猪圆环病毒2型、猪伪狂犬病毒以及流感病毒等,细菌性疾病以副猪嗜血杆菌、链球菌、胸膜肺炎放线杆菌、巴氏杆菌及支气管败血波氏杆菌为主。

1.2 猪断奶后多系统衰竭综合征(PMWS)临床表现特点

  猪断奶后多系统衰竭综合征是由猪圆环病毒2型(PCV-2)感染所致,圆环病毒2型感染除了引起PMWS而外,还可导致母猪繁殖障碍、和育肥猪的呼吸道疾病、猪皮炎和肾病综合症(PDNS)和猪的先天性震颤。PMWS的临床症状最典型的是猪只渐进性消瘦或生长迟缓,后期如果发生混合感染则伴随有呼吸困难,解剖观察全身淋巴结以苍白水肿为主,尤其是腹股沟浅表淋巴结,肾皮质上面有米粒大小白色斑点(间质性肾炎),心衰、心冠脂肪增多,肺尖叶变长为特征。一般猪场出现明显临床症状的发病率在10%—20%左右,但是据检测统计,圆环病毒2型的感染率在很多猪场保育阶段高达80%以上,这很大程度上提高了猪群的料肉比和用药成本。

1.3 典型保育阶段临床症状和解剖图片

1.jpg

            图1 犬坐腹式呼吸、尖端效应、毛粗乱  

2.jpg

             图2 肠系膜水肿、而且肠道局部变细

3.jpg

              图3 腹股沟浅表淋巴结水肿

4.jpg

        图4 胸腔大量淡黄色积液、肺脏有大量纤维素性渗出

  备注:经实验室检测,从该场发病猪的肺脏和气管中分离到了副猪嗜血杆菌和链球菌,同时利用PCR方法检测到PRRSV和PCV-2 ,该情况是保育阶段比较典型的细菌病毒混合感染。

2 规模化猪场保育仔猪细菌混合感染模式统计


  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疫病诊断中心对全国2405家规模化猪场送检的7972份临床保育猪病样进行了细菌学、病毒学病原学调查,其结果见表1 ,检测结果显示当前猪群细菌病毒的混合感染形式十分严峻,而PRRSV+PCV2+HPS+SS(16.39%)、PRRSV+PCV2+SS(13.33%)、PRRSV+PCV2+HPS(10.00%)三种混感模式在保育阶段的发病率最高。

blob.png

3 讨论


3.1 免疫抑制性因素在多重感染中起重要作用

  在我国猪群中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猪圆环病毒2型的检出率较高,而且在很多猪场呈多重感染。笔者认为保育猪难养的关键点在于猪群的PRRSV、PCV-2这两种常规免疫抑制性疾病的早期感染,这两种常见病毒除对猪群生产力的直接危害之外,更为重要的是这两种病毒均可直接侵害猪的免疫器官和免疫细胞,造成机体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的抑制,使机体的抗病能力大大减弱,整体健康水平下降。同时饲料霉变所产生的霉菌毒素问题也普遍存在,其也可以产生较强的免疫抑制效应,另外在一些地方附红细胞体仍然时有发生,寄生虫性因素也不得不考虑。因此,我国猪群中普遍存在着免疫抑制性因素,是导致混合感染严重的主要原因。

3.2多重感染的复杂性

  随着我国养猪业的大力发展,猪病也日益复杂化,从以前的单一病原体感染的形式,逐渐变化为以病毒早期感染从而直接导致细菌继发感染的增多为主要流行形式,这种相互协同作用直接导致我们猪群中的高发病率和高死亡率。病毒混感模式以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PRRSV)+猪圆环病毒2型(PCV2)、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猪瘟病毒(HCV)为代表的二重感染为主,此外,仍然有部分猪场保育阶段其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猪圆环病毒2型、猪瘟之间的三重感染长期存在。由于PRRSV、PCV2等免疫抑制性病毒病隐性感染,导致猪群对细菌性疾病的抵抗力下降。链球菌、副猪嗜血杆菌、巴氏杆菌、大肠杆菌、传染性胸膜肺炎、支原体甚至猪丹毒被激发协同感染,共同攻击猪群的免疫屏障,其对保育阶段猪群的危害尤为明显。细菌之间的混感模式则以链球菌+副猪嗜血、链球菌+副猪嗜血+巴氏杆菌、链球菌+副猪嗜血+巴氏杆菌+波氏杆菌为主导地位,实际生产中,猪肺炎支原体、猪链球菌、副猪嗜血杆菌、大肠杆菌、多杀性巴氏杆菌以及支气管败血波氏杆菌之间的多重感染是十分普遍的。这种病原体的多重感染,一旦猪群发病,其临床表现复杂,病情急,临床诊断不易判断,实际治疗效果也不明显。本调查结果显示,链球菌和副猪嗜血杆菌在细菌性感染中所占比例很大,比其他细菌在混合感染中危害更大,很多养殖场也对这两种细菌性疾病免疫了相关疫苗,但是防控效果仍然不是很显著,这可能与其血清型众多有关,猪链球菌有35个血清型,副猪嗜血杆菌已知有15个血清型以上,其血清型众多,并且各血清型间的交叉免疫原性差,每个地区主要流行血清型都不尽相同, 2011年本实验室对全国各地送检病料分离到的363株链球菌进行血清型分型,其中2型(143株)为39.39%;3型(6株)为1.65%;5型(2株)为0.5%;7型(48株)为13.22%;9型(47)株为12.94%;对483株副猪嗜血杆菌血清型分型,表明我国副猪嗜血杆菌优势血清型还是以4型(124株)占25.67%,5型(108株)占22.36%,13型(79株)占16.35,这三种为主导地位,养猪场应根据本场流行特点选择相对应的疫苗免疫。

3.3 复杂混合感染形势的对策

  要应对复杂的混合感染形势,就要从防控好蓝耳、圆环、猪瘟和伪狂犬等重大免疫抑制性疾病着手,如PRRSV病毒具有高度变异性,如果盲目的选择现有的疫苗对猪群进行免疫,其免疫效果往往不尽人意,因此笔者认为在选择疫苗前最好能够对本场PRRSV病原进行检查和基因序列进行测序和分析,选择和本场同源性更强的PRRSV疫苗,因此相对能够取得更好的免疫效果。针对PCV2所造成的PMWS,据很多业内人士反映,当前市场上的商品名化疫苗对保育阶段的PMWS防控效果还是比较理想的,如果养猪场能够控制好PRRSV、PCV2病毒,就能够有效的控制其所引起的一系列继发感染问题。同时完善猪场的监测方案,实施种猪场疾病净化,建立健康的种猪群。如果养猪场的细菌性疾病流行比较严重,笔者建议可以采集典型样品到权威实验室进行细菌分离和药敏试验,筛选敏感药物并控制好养殖密度和常规管理,一旦临床症状已经出现,应合理采用敏感药物对全群进行加药治疗,而不仅仅只是对那些表现出症状的猪用药,抗生素预防或口服药物治疗对严重的细菌病毒多重感染可能无效,同时治疗费时费力,成本高且易产生耐药性。因此猪场在注重饲养管理的同时,可以考虑不定期从典型发病猪中分离具有代表性致病力强毒株,分析其血清型,选择对应的疫苗进行免疫预防,并可通过药敏试验选择敏感药物合理保健。